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长夜余火

第四十八章 寤寐思服

长夜余火 爱潜水的乌贼 6711 2021-10-13 17:46

  最快更新长夜余火最新章节!

   龙悦红的话语回荡在藏书室内,就仿佛一个个惊雷,炸响于蒋白棉和白晨的心头。

   “地下方舟”的第一任主人,疑似迪马尔科本尊的蒙蒂斯竟然真的去过铁山市!

   而出乎蒋白棉意料的是,他并非于混乱年代前往,而是在旧世界毁灭前。

   蒋白棉刷地站起,走到龙悦红旁边,拿过了他手中的自传。

   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蒋白棉脸露惊喜地对龙悦红和白晨道:

   “我们找一找蒙蒂斯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在铁山市去过什么地方,做过什么事情。”

   三人又各自埋头,翻起那几册自传。

   这一次,他们连标点符号都不自觉过滤了一遍。

   不知过了多久,蒋白棉等人终于提取出了自传里有关蒙蒂斯的全部内容。

   在编写自传的年代,他并非家主,只是继承顺位靠前的长子,所以他的各种活动并没有占到多少篇幅,只是在记录另外事情时被偶尔提到一笔。

   对于蒙蒂斯在邻国铁山市参与旧城改造招标的事情,这套家族自传并未说明成功与否,但蒋白棉通过蒙蒂斯于一年多后才参与家族其他事务判断,他应该是竞标成功,在铁山市待了很长一段时间。

   “蒙蒂斯之后被派去负责本城地标建筑的修建,直到旧世界毁灭……这说明他离开铁山市是在旧世界毁灭前几年……‘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在旧世界就存在一定的诡异了?”蒋白棉做出了合理的推测。

   红石集所在废墟对应的这种城市在旧世界属于经济相当发达的地方,自传上有提到人工费用很高且效率降低,各种大型工程的兴建不再飞速,因此地表建筑一修就是好几年实属正常。

   “而‘地下方舟’是在他去铁山市之前很多年就修建好的,明显与第二食品公司的诡异无关。”白晨觉得事情还是没法真正地串联起来。

   又讨论了一阵,蒋白棉翻腕看了下电子表,捂嘴打了个哈欠道:

   “有点晚了,我们回去睡觉吧,明早继续。”

   她是觉得这里书籍众多,没法毕其功于一役,既然已经有了一定的进展,不如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早再战。

   白晨和龙悦红看了眼蒙蒂斯或者其他什么人于《圣典》上写的那句话,见一时半会想不出新的思路,遂赞同了蒋白棉的提议。

   蒋白棉往旁边走了几步,弯下腰背,左手一抓,直接提起商见曜,让他靠着自己,接受搀扶。

   这家伙完全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本想自告奋勇帮忙的龙悦红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将张开的嘴巴又重新合拢。

   一行四人就这样回到了地下二层,来到乌尔里希安排人整理好的两个房间前。

   这都是两人间,蒋白棉特意要求的,保证彼此能互相照应。

   “你们回房休息吧,晚上尽量不要起夜,如果确实需要,喊醒对方,绝不单人行动。”分别之前,蒋白棉习惯性叮嘱了一句。

   两人间客房的卫生间在外面。

   “好。”白晨答应了下来。

   “是,组长。”龙悦红回答的时候心脏竟砰砰乱跳。

   虽然现在这种分组是“旧调小组”一直以来的习惯,大家已经适应,熟得不能再熟,没什么值得尴尬的地方,但龙悦红还是觉得今时不同往日。

   心态不一样了。

   而自从他伤势痊愈后,就再也没有和小白睡在同一个房间过。

   ——从最初城返回“盘古生物”,从“盘古生物”到红石集的途中,“旧调小组”只是偶尔会找定居点补充物资,没有住过旅馆,也未租过房间,甚至连帐篷都没有搭过,全是两人一组,轮流在吉普车内睡觉。

   “众目”睽睽之下,这毫无疑问没有睡同一个房间的感觉。

   龙悦红原本以为在大家都成长起来后,组长会重新调整分组,不再男女搭配,免得大家一直不自在,毕竟当初一老带一新的情况已不复存在,他也能勉强承担起看住商见曜的职责了,谁知蒋白棉仿佛忘记了这件事情,再未提过。

   龙悦红刚才不主动帮蒋白棉搀扶商见曜,就是突然害怕对方因此记起要调整分组。

   进了房间,龙悦红侧头望向白晨:

   “你睡哪张床?”

   “都一样。”白晨取下身后的战术背包,随手将它丢到了右边那张床上。

   “哦哦。”龙悦红走到左边床侧,坐了下来。

   这时,他看见白晨脱下了外套。

   虽然这是之前司空见惯的景象,白晨里面也有穿长袖的迷彩T恤,不可能暴露什么,但龙悦红还是莫名觉得不自在,微不可闻地清了清喉咙,将目光投向了旁边。

   “不去洗漱吗?”白晨拿出了洗漱用品。

   “哦哦。”龙悦红猛地站起,手忙脚乱地翻找起来。

   开罐器、铁梳子等物品时不时弹出,又被收了回去。

   等忙完这些事情,各自躺到了床上,龙悦红睁着眼睛,望着被黑暗笼罩的天花板,许久都睡不着。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进入梦乡的,一觉醒来已是半夜。

   可能是因为一直有点紧张,龙悦红感觉尿意比较明显。

   他听到白晨呼吸悠长,显然睡得正香,不想将她吵醒,只好辗转反侧,试图憋住。

   他侧躺一会儿,仰卧一会儿,又往另一个方向侧躺一会儿,不断地调整姿势,寻找最不难受的状态。

   突然,他听到白晨那边传来窣窣的声音。

   “你醒了吗?我想去一下卫生间。”白晨开口说道。

   “好。”龙悦红刷地翻身坐起。

   两人结伴,带上武器,出了房间,来到隔壁。

   “你先吧。”龙悦红很有绅士风度地指了指卫生间的门。

   白晨没有推辞,快步走了进去。

   随着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龙悦红忽然感觉走廊的风阴冷森然,只开了几盏的壁灯昏黄黯淡。

   他一下想起了当初大战迪马尔科时的情况——阴森难言的恐怖氛围里,他就像被幽魂入侵,难以控制身体。

   迪马尔科不会还有点气息残留,以类似鬼魂的状态存在,飘荡于“地下方舟”内吧?龙悦红越想越是害怕,总有种谁在暗中注视自己的感觉。

   他眼眸转动了一下,缓慢侧过身体,小心翼翼地望向后方。

   下一秒,他看见了一双眼睛。

   从猴子面具后透出来的眼睛。

   龙悦红安抚住狂跳的心脏,脱口质问:

   “你怎么没有声音?”

   “会吵到别人的。”商见曜压着嗓音解释。

   “……”龙悦红没法计较,“你怎么醒了?”

   “睡太久,需要上厕所了。”商见曜理直气壮。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组长呢?”龙悦红皱眉问道。

   “这么点距离,她靠感应就行了,根本不需要起床。”商见曜浑不在意地回答。

   他转而问道:

   “你们之前在藏书室有发现什么吗?”

   “有。”龙悦红刚做出回答,白晨就走出了卫生间,开口说道:“该你了。”

   “等一下,先说发现了什么。”商见曜取下猴子面具,一脸好奇。

   憋得慌的龙悦红吸了口气,咬了咬牙,决定快速讲完。

   “我来吧。”白晨走到了他和商见曜之间。

   “好。”龙悦红莫名开心。

   等他解完小便洗好双手出来,白晨已把大致的情况告诉了商见曜。

   商见曜摩挲起下巴,自言自语道:

   “蒙蒂斯当时认为自己被魔鬼附身了?他不知道这是觉醒?”

   “他当时应该还没接触过相关的概念。”龙悦红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商见曜未做回答,急匆匆奔入了卫生间。

   …………

   第二天上午,用过早餐的“旧调小组”再次来到“地下方舟”内的藏书室。

   商见曜没去翻蒙蒂斯的《圣典》和迪马尔科家族的自传,望向乌尔里希,诚恳询问道:

   “这里有神秘学的书籍吗?”

   “有一些。”乌尔里希回答道,“虽然蒙蒂斯先生是虔诚的信徒,一点也不喜欢神秘学,但他的父辈、祖辈有人爱好这个,搬了备份的书籍到方舟来。”

   “带我去看看。”商见曜直截了当地说道。

   蒋白棉听完两人的对话,若有所思地开口道:

   “你怀疑蒙蒂斯认为自己被魔鬼附身后,曾经试图从神秘学里寻找相应的源头和解决的办法?”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上午的他神清气爽,状态良好,看不出还受到精神损伤的折磨。

   很快,他和乌尔里希、龙悦红搬回来了三叠神秘学书籍。

   等到乌尔里希离开,“旧调小组”四人分工合作,各自负责检查一部分。

   翻着翻着,龙悦红就有所发现:

   书籍内某些词语和句子被人用蓝黑色钢笔于底部画了线条。

   他立刻报告了这个情况,蒋白棉、商见曜和白晨相继表示自己手中的书籍也有类似情况存在。

   经过对比,他们发现被画线的单词、句子都与灵、灵魂、灵性有关。

   这涉及不同的神秘学理论,包括以太论、万物有灵论等。

   随着检查的深入,白晨又在某本书的最后找到了新的线索。

   蓝黑色的钢笔在空白地带以非常重的笔触写下了一个单词:

   “代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