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长夜余火

第十七章 代价

长夜余火 爱潜水的乌贼 7080 2021-09-24 20:27

  最快更新长夜余火最新章节!

   地下大楼三层,C―14项目组。

   蒋白棉背着战术背包,见到了梅寿安。

   “棉棉来了啊?”梅寿安露出了和蔼的笑容,“负责给你做生物耳蜗义肢的团队和相应的设备、器材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争取一次搞定,不让你额外受罪。”

   按照预定的流程,蒋白棉将在觉醒实验的最后一步接受麻醉,进入沉眠,梅寿安打算把这分成两个部分,前半段留给她觉醒,后半段移植生物耳蜗。

   从时间安排上来说,这完全可行。

   “谢谢你,梅叔叔。”蒋白棉真心实意地感谢起对方。

   她就怕被麻醉,失去知觉,陷入黑暗,无法再掌控自己,所以,如果能一次解决,她肯定举双手双脚赞成。

   梅寿安点了下头,表情逐渐严肃起来:

   “正式开始前,有的话必须对你说。

   “你应该已经知道,C―14项目的危险性非常低,但这不表示完全没有。

   “实验者有千分之五的概率再也醒不过来,有百分之二十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焦虑、狂躁、短暂性失忆、一段时间内皮肤很容易过敏等毛病,这些经过治疗,绝大部分都有明显的好转,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会康复。

   “而实验的成功率,也就是出现觉醒者的概率非常不稳定,有的时候,一批有两三个,有的时候,连续三四批没一个觉醒

   “另外,连续接受实验的,出问题的概率直线上升,几乎等于自杀。

   “你现在再考虑一下,还有反悔的机会。”

   交代完风险,梅寿安叹了口气道:

   “你都D9了,进入管理层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你是我的女儿,我绝对不希望你冒这样的风险。”

   他这句话潜藏的意思是:

   棉棉啊,你得考虑下你爸和你妈的心情。

   蒋白棉笑着说道:

   “梅叔叔,你也知道的,我一直在外面跑,负责的任务都有点危险,死亡概率估计都不止千分之五。”

   话是这么说,她实际上并没有和薛女士商量过,拉着老蒋先斩后奏。

   梅寿安“嗯”了一声:

   “既然你已经考虑清楚了,那我就不多说了,直接开始吧。”

   他喊进来一位女性研究人员,让她领着蒋白棉去更换衣物,毕竟之后得动手术。

   蒋白棉抱着见识和研究的心态,情绪稳定地遵照指示,换了衣服,放好了背包,然后接受化验,等到结果出来,被注射了一种药剂。

   接着,她连续照射了三种光线,在没有光亮也没有声音的小黑屋内待了近一刻钟。

   这和商见曜之前描述的流程有了一定的区别,可以看出,C―14项目组这一年多来做了不少改进。

   实验的尾声,蒋白棉进入了一个银白金属铸成的房间,多名医疗人员和一台台设备则在附近等着。

   “躺到床上。”梅寿安指着房间中央固定起来的可移动手术床道。

   蒋白棉点了点头,走了过去,坐好躺下,一气呵成。

   “接下来是注射麻醉剂。”梅寿安简单说了一句。

   与此同时,两名研究人员已是拿着医疗箱,进入了房间。

   “等一下!”蒋白棉突然举手,坐了起来。

   “怎么了?”梅寿安态度和煦地问道。

   蒋白棉“呃”了一声,期期艾艾地问道:

   “能,能放点音乐吗?”

   一想到接下来要陷入无法掌控的黑暗,她就紧张。

   梅寿安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音乐?”

   蒋白棉露出讨好的笑容:

   “梅叔叔,就是放首歌,让我精神状态放松一点,等注射完麻醉剂,你们就可以关掉。

   “歌在我的电脑里,电脑在我的背包里,麻烦你喊人帮我拿过来。”

   从来都严格按照章程做实验的梅寿安本来想说这会不会影响最终的结果,但听到蒋白棉表示一注射好麻醉剂就可以把歌停了,又将相应的话语噎了回去。

   这倒不是什么问题,我们现在都在对话,额外放首歌没本质区别……梅寿安想了一下,轻轻颔首道:

   “好。”

   很快,一名研究人员接过蒋白棉递出的钥匙,将她的背包提了过来。

   按照梅寿安谨慎为重的吩咐,那台便携式电脑没被拿进银白金属铸成的房间内,放在了入口处。

   蒋白棉只指导了几句,对电脑不算陌生的研究人员就顺利调出了音乐播放器。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

   “看沧桑变化……”(注1)

   悠扬的歌声回荡开来,蒋白棉做了两次深呼吸,重新躺了下去,闭上了双眼。

   隔了几秒,她偷偷摸摸将眼睛眯出了一条线。

   “怎么这么粗?”蒋白棉一下又坐了起来,指着针管,脱口问道。

   “你的素质远胜普通人,需要的麻醉剂分量肯定不一样。”负责麻醉的研究人员解释道。

   蒋白棉本能反驳:

   “我又不是大象!”

   “也就比正常多一点。”负责麻醉的研究人员宽慰了一句。

   蒋白棉张了张嘴,犹豫了几秒,猛地闭上眼睛,直挺挺倒了下去。

   眼不见为净!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反复循环的歌声缭绕于她的脑海,让她强撑着没再坐起。

   一点刺痛后,她知道昏迷和黑暗将不可避免地到来。

   …………

   迷迷糊糊间,蒋白棉眼前出现了光。

   她缓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一个异常宽广异常空旷的大厅,四周墙壁由闪烁着冰凉光芒的黑色金属铸成。

   大厅的上方一片昏暗,如同夜晚的天空。

   “天空”里,密布着数不清的璀璨繁星,它们缓缓转动着,交织成足足十三条梦幻的河流。

   无数的星光洒落,于大厅中央凝聚出一道模糊的人影。

   这人影双手往外展开,严格对称,既像是在拥抱世界,又仿佛模拟着天平。

   “他”的声音宏大但空洞,一遍遍回荡在大厅之内:

   “一个代价,三个恩赐。”

   “一个代价,三个恩赐……”

   蒋白棉看到这一幕,大概明白自己来到什么地方了。

   “群星大厅”!

   这和商见曜描述的“群星大厅”一模一样!

   我觉醒了……实验成功了……蒋白棉先是一喜,接着泛起了强烈的疑惑。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运气远超他人,早就做好了觉醒失败的心理准备,结果,事情顺利得超乎她想象。

   难道我有什么条件暗合觉醒所需?或者,我们深入掺和进了对旧世界毁灭原因的调查,于是,某位或某些位给予了一点“祝福”?蒋白棉一向都聪明,而聪明的人总是喜欢想多,疑神疑鬼。

   她定了定神,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到大厅中央的那道人影上。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只能继续走下去。

   对于觉醒哪个领域的能力,爱做各种方案的蒋白棉早就已经想好。

   她比较中意的,觉得能和自身其他特点、小组具体情况相辅相成的,有“庄生”、“菩提”、“拂晓”、“末人”、“碎镜”和“司命”这六大领域。

   因为队伍里面已经有一个“庄生”领域的觉醒者,而且实力很强,所以蒋白棉列出来的同时,直接就排除了这个选项。

   “拂晓”领域,她所知的代价只有间歇性昏迷、精神分裂和五觉异常,前两者,她完全无法承受,不打算选择,后者的话,味觉是最好的方向,但那样一来,她觉得自己会失去做人的很多乐趣――人生都这么苦了,连吃点好的安抚一下都不行,迟早抑郁;

   “末人”领域,蒋白棉知道的代价是记忆缺失、睡眠障碍和某些方面缺乏自律,这都是她觉得很影响平时状态的问题,所以,她第二个就放弃了这个领域;

   “菩提”领域,蒋白棉既不想精神失常,感官异样,也不希望无法撒谎――关键时刻这容易带来大麻烦,至于欲望增强类,她觉得自己没法对小组成员们下毒手;

   “司命”领域,肢体瘫痪和嗜睡,蒋白棉都不考虑,前者会直接降低她的战斗力,后者明显会影响到她思考问题,而眼球异常这一点,她觉得还算可以承受,只是比较丑,将它放在了相对靠后的位置;

   “碎镜”领域,畏光、怕水、害怕镜子都太影响日常生活,且容易被发现,蒋白棉第一时间就放弃了,“幽闭空间恐惧症”同样如此,“虚拟世界”主人的死法,她记忆犹新,剩下的脸盲和路痴,前者容易敌我不分,太过危险,后者倒是可以考虑……

   念头电转间,蒋白棉在味觉异常、眼球固定、路痴几个选项里快速过了一遍。

   十几秒后,她做出了决定。

   “路痴”!

   这是她可以依靠生物义肢内辅助芯片降低负面影响的一个代价。

   虽然这多半会同时降低她对周围环境观察和记忆的能力,但重要场合下,她可以边看边“记”,不怕遗忘,不会误事。

   另外,始终组队行动也能有效规避问题。

   呼……蒋白棉吐了口气,走到那道人影前方,抬起脑袋,朗声说道:

   “我以自己路痴换取能力。”

   她话音刚落,高空就有三颗星辰急速坠落。

   它们化作不同的光团,投向了蒋白棉的身体。

   这些光团里各有一些文字,它们分别是:

   “空间幻觉”、“物品失认”、“刺激失调”。

   注1:《爱的代价》,李宗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