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灰塔的黎明

第七百二十章 鱼群

灰塔的黎明 湖中羊 3344 2021-10-13 08:32

  最快更新灰塔的黎明最新章节!

   狗哨的声音,人类听不见。但猫狗却可以。凯拉斯抖了抖耳朵,拔出的武器没有再刺出,他看着那些猎犬虽然满腔愤怒却不再冲过火墙,只是不甘的在火焰的边缘徘徊。

   火墙的另外一面不止有猎犬,一个穿着生命学派常规法师袍的人慢慢走近这道分割线。他年轻脸庞上的紧张和不安哪怕隔着火也纤毫毕现的展露在起司眼中。

   他是精灵犬的训练者,或者说,照看者。因为生命学派也没有创造精灵犬的技术,他所做的只有照顾这些猎犬而已。

   “呼!”火墙上的火焰微微颤抖,有那么一秒钟,它们好像就要推开熄灭了。但下一秒,火焰依旧燃烧着,安静而持久。在这一秒之内,是一次法术上的交锋。

   “我劝你还是不要试图靠那点浅显的塑能法术在我面前讨得甜头。我现在心情不太好,脑子里要考虑的东西很多,如果一个不小心,法术的威力会超出预期也说不定。”

   起司的话是赤裸裸的威胁。他走到火墙边,遥遥看着对面年轻的生命学派法师,眼里没有敌意或善意。

   “现在,我建议你和你的狗退开一些,我和我的朋友要离开这里。我不会说请的,所以不要让我等下去,谢谢。”

   起司说着挥了挥手,那片火墙立刻像是被吹满的风帆般朝着猎犬和它们的驯养者扑去。不过,它并不是要将谁点燃,灰袍这么做的目的,仅仅是将对方逼退。

   “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年轻的法师冷冷说道。他知道自己不是这名怪异灰袍法师的对手,但在服软之前还是需要说些狠话。

   谁料,起司面前的火焰突然让出一个圆形的缺口,灰袍一抬手,某样东西就如利箭般从火墙的缺口里直射而出,一下子飞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咯…咯…”驯犬者捂着自己的脖子,一条黑色的绳索死死的勒住了他呼吸的管道。而周围的猎犬,虽然察觉到了什么异样,可是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那条绳索,自然是波菲丝的分身,黑蛇悠然的吐着信子,丝毫不在乎一个人类即将在她卷曲的身体中丧命。好在,起司并非是要取对方性命。

   他又一挥手,火墙向前延伸,并且形成了两道平行的矮墙。这两道矮墙组成了一条通路,将猎犬和法师隔绝在外。

   灰袍带着猫妖精顺着这条通路朝前走去,在路过时伸出手臂,黑蛇立刻做出反应,回到他的手上。那名年轻的训犬师,则已经被勒晕了过去。

   起司瞥了对方一眼,立刻就有几条猎犬挡在起司和他之间,对灰袍怒目而视。

   “杀吗?”

   这话,是起司问凯拉斯的。

   既然猫妖精说了要处理这件事,那这名精灵犬训练师的性命,自然应该由他来决定。不过作为凯拉斯的同伴,起司并不介意因此而与生命学派结仇。

   反正他已经看明白了,所谓学派,并不是一个整体,这庞大的植物庄园,罗列的建筑之中的人虽然都隶属于这个学派,可是他们中有还不懂得何为魔法的学徒,也有从这座城市创立之初就在这里暗中操控一切的大法师。他所面对的并非庞然大物,只是组成了庞然大物的鱼群。

   “以后再说,他和那些狗,都不是关键。”

   猎犬,是工具,是猎人的工具。猎人,也是工具,是需要猎人带来的兽肉,毛皮,爪牙的工具。工具,不关键,至少不是那么关键。

   但这是有前提的,前提是你可以找到那个躲在工具背后使用工具的人,并确定他不是另一个工具。那这个问题才会得到较为根本性的解决。不过更大的可能是,当我们去试图寻找有一个问题的根源时,会发现其实它是由无数个工具共同造成的结果,工具的后面又是工具,无比复杂。

   因此,就必须学会妥协,妥协于暂时,妥协于片刻,妥协于无法完全掌握的现实。凯拉斯懂得妥协,他的妥协就是给自己划出一条解决问题的线,在这条线一边的,是所谓的不关键,他们只是工具,工具可以搁置。而在这条线另一边的,则是关键,关键必须解决,因为这样才能暂时性的解决问题。

   火渐渐熄灭了下去,起司和凯拉斯已经走过了许多走廊,在灰袍的带领下,他们离这栋建筑的出口越来越近。

   可,除了刚才的那名训犬师和他的猎犬之外,他们这一路上都没有再遇到能称为阻拦者的人。不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迷迷糊糊的研究者,就是被要求留在这里进行某种作业的倒霉学徒。

   他们都是生命学派的成员,但对于妖精以及与妖精相关的事情,他们都完全不知情。这些人,虽然会对一人一猫的出现感到困惑,但并不会影响他们。

   终于,窗户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有窗,证明门也不会远了。不过在脱离这栋建筑之前,起司还是透过窗子向外看去,想要知道些情报。

   而后,他就看到了大量的光芒在窗外晃动,不过并不是天光,而是人造出来的光源。许多法师,都在草坪上,他们似乎在进行着某种集体仪式。

   这在让人感到好奇之余也代表,如果现在他们两个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出去肯定会被人发现。凯拉斯倒还好说,对于一只猫来说,打开窗户他就能消失在夜色里,麻烦的是起司,他可不像自己的同伴那样擅长飞檐走壁。

   不过,这件事也没有那么绝对。

   “情况不对。等等可能要麻烦你把我的衣服带出去。”

   灰袍回头看了看走廊,确保没有人会在短时间内经过后,解开了自己的上衣。脱掉衣服,是因为衣服不能随着主人一起变形。

   其实他是不希望在这种陌生的地方施展变形术的,他不是尤尼,变形的过程将会让他失去防备。而一旦有人目睹他变形成的生物,那在动物形态中的起司就很容易成为别人的靶子。不过,现在也没法顾忌那么许多了。

   “知道了,我去找个对着树的窗子。你最好变个不那么容易引人注目的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